主页 > B惠生活 >【字游自在】马漫港漫美漫中漫 漫慢长路唯我Super >

【字游自在】马漫港漫美漫中漫 漫慢长路唯我Super

漫威之父史丹李(Stan Lee)催生了系列超级英雄,从此世人心里都住了个超级英雄,并企图在生活里寻寻觅觅心中那个“Super Hero”。我国漫画家陈永发自小就爱上经典的超人(Superman),长大后更把超级英雄画到名扬海外、画出不倒翁地位。从马漫穿梭到港漫,再从美漫走到现在的中漫,他的漫漫之路却告诉我们,生命里真正“Super”的人,未必是别人,更多时候是自己。


【字游自在】马漫港漫美漫中漫 漫慢长路唯我Super陈永发

许多年过去,在大马乃至亚洲,提及美漫超级英雄的漫画家,有一个不能绕过的名字,那就是陈永发。

这位从大马本土同人志漫画开始做起,也当过香港漫画助理的他,曾先后跟两大美漫公司DC及漫威(Marvel)合作长达17年,而超级英雄系列跟他的名字近乎画上了等号。

从死亡巡逻队(Doom Patrol)开始画起,后来的日子里,他参与了DC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》、《超人:新氪世界》封面、《正义联盟》;漫威《雷神》(Thor)、《X战警》(X-Men)、《死侍》(Deadpool)、《恶灵骑士》(Ghost Rider)、《水银侠》(Silver Surfer)等多部世界着名漫画作品。

换个身分后,他转战中国漫画市场,成为中国动漫及网漫公司左袋创意(Left Pokcet Creatives)的漫画主笔,2016年更首推长篇连载漫画杰作《神明》,一面世,即入围昂西动画电影节中国赛区十强。

不久前,他回到了槟城,此行是为左袋分公司开业活动做准备,左袋创意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员于新也随后而来,并向本地动漫、漫画人才招手。

不一样风格获安德鲁哈菲尔青睐

这些年以来,走过马漫、港漫、美漫、中漫的漫漫之路的他,也跟许多人一样,心中有个超级英雄,他的名字叫超人,“这是小时候第一位认识的漫画英雄,出自于无法阻隔的情意结。”

超人也是他笔下的众多超级英雄之一,超人更是众多人心目中的救世主,可他却直言,从超人身上学到做人不要太天真的道理,“我觉得呀,他是个负面教材,做他不会做的事,你就会成功了。”

若是如此,负面教材也是教材,也是一面镜子吧。说着说着,跟他难免不能不提他接触美漫的最初,“我很小就知道漫威了,那是因为电视有播他们的电视节目,像是卡通或连续剧什幺的。”

“在我懂事的时候,它还是漫画,电视节目是另外一个产品线。”在那个阶段,他声称,翻阅日本漫画较多,“美国漫画较为贵,而且盗版也很少。”

这些来自正版跟盗版的漫画,滋养他整个成长岁月,随后他念了一两个月广告设计,就开始接触与漫画相关的工作,也使得他走上漫漫的漫画长路。

让他走在扬名之路的运气,落在千禧年在香港举行的亚洲漫画高峰会议。

【字游自在】马漫港漫美漫中漫 漫慢长路唯我Super这些着名美漫的封面上印有“TAN ENG HUAT”的名字,表示大马漫画人在国际舞台上也能撑起一片天空。

“那届不仅限于亚洲漫画,也有全世界的漫画,所以,邀请了当时DC的监制到香港。”随大马漫画人前去参与峰会的他,认识了安德鲁哈菲尔(Andrew Helfer)。

“他当时刚好在找一些不一样风格的漫画家,而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。”在因缘巧合之下,对方看到了他的作品,并觉得他兼具美国漫画与东方漫画的绘画风格,独具一格,“可以试试看”是他的反应。

这个如星星般遥不可及的机遇,甚快就有了回音,“他回到美国后,传来了一些样品给我试画,他觉得可以后,就开始画了。”在这之前,他是为一家驻守在大马的香港公司画港漫,“主要负责封面彩稿和背景制作。”

【字游自在】马漫港漫美漫中漫 漫慢长路唯我Super

分工非常精确,且系统化。在陈永发下笔之前,有的作者会给他详细内容,但基本上都会让他知道每一页的分镜与分格,以及格子内的内容,他则需要靠想像进行构图。

人物重于内容精神超越形象

接触后,陈永发发现到,美漫的分工非常明确且系统化,除了编剧之外,一本漫画里有素描师(Penciler)、墨线师(Inker)、上色师(Colorist),“如果要特别效果,还会依画风而再组一个组合。”

“美国人讲求明星效应,如果素描师不怎幺好,只要能找到一个好的墨线师,那就很加分了。”说到东方和西方漫画,“最大分别是故事方面,就算到现在为止,还是有这个区别。”

他分析,“美国社会相信一个人是有力量的,他们会很注重个人英雄主义,人物更重于内容;美国人要的不是形象,而是那股精神。”

“正因为如此,哪怕不同人在绘制同一个人物,精神一定要在,我们不得把精神和英雄分开。”

准时出刊,不得逾越“死线”

“像是雷神,可以分很多人来处理,但读者都还喜欢,因为他们喜欢的是那个人物。可亚洲人则有点难了,就像黄飞鸿找别人做的话,就变得不像了。”语毕,大家心里仿佛有一种共鸣。

他与DC的合作维持了五六年,期间,最大的收获是学习到漫画的真正做法,“好比他们的分工制和谨慎度,如果截稿日期(deadline,俗称‘死线’)和品质中要二选一,他们会以前者为先。”

“那是因为他们的书是在全球发行,每个月都要按时推出,以致于死线很重要。如果他知道你画不完,只要时间要到了,他会找另一个人一起赶工,怎幺样都要赶上。”

“刚开始备感压力,但不是来自于要画着名的人物,也不是担心自己砸乱,而是常常要赶在死线前。他们给的死线都是刚刚好的,只要稍微拖延,就会迟了。”

他说道,创作是一个很感性的东西,虽然经验越多出错率会越少,“但不排除发生了什幺意外导致进度拖迟,这些意外包括画错。”

“为了赶在一个月里完成一本漫画,经常挨更抵夜是免不了的事,况且,当时网络很弱,要发个文件要等很久,加上时间很紧凑,导致自己的脾气都变得不好了。”这种情况在刚开始的一、两年特别明显。

“我在大马,他们在美国,一个人难免会想很多。”他说道,当问题出现时候,他不知道对方会怎样想,“我很难了解整个气氛,于是找不到理由不去做到最好,因为他们随时都有可能会停用你。”

在跟DC的合约结束后,他不打算续约,却意外接到漫威编辑的来电,他也随顺缘分走进漫威这所漫画贵族之门,他画的第一本漫威漫画是《水银侠》。

【字游自在】马漫港漫美漫中漫 漫慢长路唯我Super不久前,陈永发(右四)随着左袋创意团队回到大马,去了槟城。他透露,一直很喜欢当地的艺术气息浓厚和集中。后记:敢敢做自己的超级英雄

曾经他与人们心目中的超级英雄在纸上笔里打交道,他对这些英雄的个性和精神比任何人都了如指掌,而他个人最喜欢画的角色是蝙蝠侠、雷神和水银侠。

好奇问他这些超级英雄是否曾给过他任何生活里的体悟、生命中的领悟,他答得非常简单俐落,“超级英雄的出现,其实是人们从生活中投射出来的现象,哪怕歹角也一样。”

“更多时候,这些好与坏的角色旨在提醒人们应该做的事,以及做坏事可能面对的恶果。”诚于人、实于事,这是非常简单却也是不简单的道理,但至少陈永发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示范。

当个称职的漫画家,从马漫、港漫、美漫到中漫,他都一直都在对的时候做了对的事,并勇于面对未知的未来。所以呀,超级英雄不在哪里,也不是任何人,他往往就是自己,敢敢做自己的超级英雄吧!

特约:子若图:卢淑敏、受访者提供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RELEVANT